成濑家的蹄子


山コンビ
大野智💙

【领耕】Be with me


520快乐!

虽然这个节日和我没什么关系w

虽然这个结局强行HE

———————————————————————————

“真中友雄,你,你难道要放弃帮英雄复仇了么!!!!!”山野在电话里面愤怒地叫喊着。


“不,不是的,我怎么会放弃!”领紧锁起眉头,抿着嘴唇,眼神中却充满着动摇。


“既然你不愿意走出这下一步,那就由我来帮你吧”,山野毫无感情地说完,就马上挂了电话。


“喂!山野!”领急忙地想叫住电话那头的人,回应地只有嘟嘟嘟的忙音。


“唔……领……发生了什么么?”耕太打开房门从客房走了出来,浅褐色的头发因为睡觉的原因变得乱乱的,被成濑领吵醒了的耕太,一脸担心地看着坐在沙发上攥着电话的人。

领看到耕太睡眼惺忪的样子,立马换上了和以往一样的温柔的笑容,轻声地安抚着说到,


“没事的,耕太,就是事务所的人处理不好事情而已,不小心发了一下火,对不起,吵醒你了。”


耕太摇了摇头,微微笑着说到,


“没关系,领辛苦了,这么晚了还要处理事情,还是早点休息吧,我只是突然想喝水所以才起来了的,并不是领吵醒了的哦。”


看着眼前人的笑容,领的内心一阵刺痛,这样的自己终究配不上这么好的人。


“那耕太早点休息吧。”

“嗯,领也是。”

耕太是附近新开张的花店的老板,那一天,领走在路上,脑海中一直盘旋着小空带着哭腔说的那句话,“快点把犯人抓住吧”,领迟疑了,为什么明明已经正当防卫无罪了,为什么还这么伤心,我做错了么?一个人缓缓地走在街上。

路过耕太的花店的时候,耕太正好在收拾东西,正要将今天卖剩下的花挑拣一下放回店里,抬头看到了成濑领面无表情却又散发着强烈的悲伤,耕太皱了皱眉,低头看了看手里的花,拿了几朵随手扎成一束,开口叫住了成濑领,

“先生你好”,耕太喊了成濑领一声。

领却没有听到一样自顾自走。

耕太停顿了一下,走上前去,拍了拍成濑的肩膀,


“先生你好。”


成濑领突然反应过来,顿了顿脚步,转身看着耕太,


“先生你好,恭喜你成为路过本店的第500位客人,这是我店里的百合花,还很清新的,不介意的话,请收下吧。”


成濑领看着耕太脸上温和的微笑,呆住了,却又仿佛会被耕太澄澈的眼神看穿一样,伸出手接过耕太手里的花,轻声道谢之后,转身快步离开了。

看着成濑领远去的背影,耕太自言自语到,

“为什么这个人总是感觉这么悲伤呢……天使律师,能救世间无辜的人,却救不了自己么……”


从那天起,成濑领每次路过的时候,耕太都会笑着和他打招呼,有时候是早上好,有时候是下午好,有时候是晚上好,领也从轻轻地点头,变成了能够回应耕太一句问候。耕太看着领慢慢变得温和,不再像初见时的悲伤,展开了笑颜。

有一次成濑领看见耕太的笑容的时候突然说到,


“耕太的笑容,真的很温暖呢。”


“那,有温暖到成濑さん的心么?”


“嗯,有的。”


“那就真的太好了。”


这一天刚好是耕太花店开张的一周年纪念,耕太给前来买花的老顾客们送上了特别礼物,却一直没有等到成濑领,于是耕太决定弄一束领经常买的百合送过去,却没想到去到成濑领家途中居然下起了大雨,湿透了的耕太万不得已只好在成濑领的家里借宿一晚,于是就有了开头的一幕。

成濑领看着耕太关上的房门,眼神中又再次露出了悲伤,他慢慢伸手打开了八音盒,眼神从耕太的门上转到了盒子里面存放着的坏了的口琴,


英雄……我应该怎么做……


耕太靠在房门上,他从领身上感受到了强烈的悲伤,比当初的悲伤要强烈无数倍,他的心突然也悲伤起来,仿佛能够感受到领的痛苦一般,耕太流下了泪水……


领……你到底在想些什么……


……

“领,后天有花火大会,你会来么?”

“耕太希望我来么?”

“嗯!当然!”

花火大会,成濑领没有来。

下午早早地收了花店,耕太急急忙忙赶回家,將自己放在置物间的浴衣拿了出来,虽然盒子已经蒙上了一层灰,但是里面
浴衣却依旧崭新。耕太小心翼翼地将浴衣拿出来,走回房间,将它轻轻放在床上,看着浴衣,耕太不禁在想,

领今天会穿浴衣么?不过领的话,估计还是会西装革履的来吧fufu

被自己所想的东西逗笑了的耕太,扑哧一下笑了出来。

换下今天穿的便服,耕太拿着睡衣进了浴室,洗了个热水澡,耕太一边擦着头发,一边从浴室走出来,抬头看了一下钟,


“啊!不好!要迟到了!”


急急忙忙地拿出电吹风将头发吹到半干,换上放在床上的浴衣,从抽屉里面拿出一把小小的黑色折扇,插在腰间,拿着手机和钥匙就出门了。

六点——

“领好慢啊,是工作还没结束么?律师真的是忙碌啊……”

七点——

“有点肚子饿了……领怎么还没来?再等等吧fufu等他到了就让他请我吃一顿!”

八点——

无数的人从耕太身边擦肩而过,有结伴同行的女生,相互嬉笑着聊着学校的轶事,有貌似要借机表白的男生,和同伴连连摆手掩饰自己的紧张,也有白发苍苍的老夫妻,手挽着手慢慢的走向河岸边准备观看烟火……

然而没有一个人,是耕太想要等到的……

“Pon!Ponpon!”

“哇!好漂亮啊!你看那里!”

“啊真的!好漂亮!!”


耕太现在入口附近,靠着栏杆,一个人看着远处盛放的烟火和兴奋的人群,

想你来,却来不了么……

九点——

“耕太!”

蹲在地上闷闷不乐的耕太突然抬起头,看到匆匆赶来还喘着气的成濑领,几个小时的等待所带来的郁闷心情仿佛一扫而空,站起来喊到,

“领!”

“不好意思我迟到了,让你等了我这么久,你应该早点回去的,这么晚很危险的。”


“没事”,耕太摇了摇头,“领能来我很开心!不过……烟花已经放完了”,耕太又露出了小小遗憾的表情。


“虽然没有烟花那么绚烂,但是这个我觉得还是挺好看的,一路上看到学生们都拿着这个。”领从公文包里面拿出了一盒线香花火,递给了耕太,耕太一脸惊喜,


“想不到领还会买这个fufu”


从盒子里面拿出两根,成濑领拿出火柴盒,擦了一根火柴将花火点亮,耕太将左手的花火递给领,领接过来。

花火的光亮映在耕太的脸上,耕太看着正在燃烧的花火,笑弯了眉眼,


“领,你看,好漂亮啊fufu比刚刚的那些大的花火还要好看!”


领看着耕太的侧颜,露出了一个柔和的微笑,他伸手给耕太捋了捋耳边的碎发,


“是的,真的很好看。”


两人沉默了一会,看着手中的花火静静地燃烧着。


“领……最近很忙的样子,连来我店里买花的次数都少了,最近在做什么呢?”


成濑领迟疑了一下,缓缓开口说到:“只是突然多了几个案件,事务所人手又不够就只好加班了。”


“这样啊……”耕太蹲在地上,头侧着枕在手臂上,小小声地说到,“领真厉害啊,名校毕业又是大律师,现在还在芹泽企业公司做顾问……”


听到“芹泽”两个字的领,皱了皱眉,


“我很憧憬耕太的生活,每天可以自由控制自己的时间,还能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耕太还有着能够照亮别人内心的笑容,一定有很多人都被耕太的笑容拯救了的。”


“绝对是骗人的fufu这个时候领还在安慰我fufu”





那你……有被我拯救到么……



耕太知道的,成濑领最近一直在躲着他,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又再一次陷入悲伤的漩涡中,但是他想陪着他,即便领什么都不和他说,即便他很想知道……


一盒线香花火,没多久就在两个人有一下没一下的闲聊中燃烧殆尽,两人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成濑领拿起手边的公文包,


“耕太,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领,我可以自己回去的。”

“这样啊,好吧,那……再见。”

“嗯,明天见。”

成濑领转过身,迈出了一步,又一步,

已经,回不去了,耕太,谢谢你,今天的花火,很好看。







“领!”

耕太快步跑上前,从后面紧紧抱住领的腰,


“我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领快要离开了,要再也见不到你了,我不知道领为什么总是这么悲伤,我想了解你,领说我的笑容能够拯救别人,不知道我能不能,拯救领呢……”



身后的人断断续续地带着哭腔诉说着自己内心最深处的话,领的眼睛蒙上了一层悲伤,


“对不起,耕太”,然后慢慢地拉开了抱在腰上的手。


耕太,现在这样的我,已经没办法给你任何可以承诺的未来,这样充满罪恶的我,能够认识你已经是上天对我最后的怜悯,对不起,请原谅这样懦弱的我……

成濑领浑浑噩噩地走到家,用钥匙打开门,单调的黑白摆设仿佛暗示着这个房子的主人是多么的无趣与冷淡。

领将公文包放在沙发上,走进厨房倒水喝,看着空空的料理台,又想起了耕太在他身边的日。







“领!不是这样子切的,这样很容易切到手的,你看要这样……”



“啊!好烫!呼……”



“锵锵!好吃耕太限量版咖喱,完成了!”



“今天的料理是领最喜欢吃的哦!”

……

耕太……


成濑领曾经有一段时间想欺骗自己,欺骗自己复仇什么的根本不存在,和自己完全没关系,和耕太就这样可以一辈子走下去,然而山野一通又一通的电话将他拉回现实,他,是利用友人身份的真中友雄,是弟弟被芹泽直人杀害的真中友雄,是永远都配不上富士冈耕太的成濑领……



自那天之后,耕太就再也没有见过成濑领,新闻也没有再出现“天使律师”的相关新闻,偶尔路过成濑领的家,也只发现台阶上的杂草又多了一些。耕太也不再和以前一样脸上洋溢着温暖的笑容,附近的人经过总会见到耕太对着手里的花拿着修剪花枝的剪刀在发呆。








那天起,花店里再也没有百合花。












五年后——

“耕太每个星期都来我这里给我送花,真的是谢谢你了。”


“没什么,这是我应该做的。”


“给你添麻烦了。”

成濑领已经消失了五年了,尽管已经被认定为死亡,但是耕太却一直坚持领只是行踪不明而已,帮着领照顾着他的姐姐成濑真纪子,两个人仿佛成为了姐弟一般,医院的人都说,成濑さん有两个这么体贴的弟弟真好啊。


离开医院,遇上了刚刚结束阴雨绵绵的晴天,晴朗的天气让大家都愿意走出户外晒晒太阳,锻炼一下身体,耕太也不例外,他决定难得给自己放一天假。写了张告知打算拿去花店门口上贴着,感觉到有人走向他身后。


“不好意思,今天花店不营业,您可以选择明天再来光临,或者……”




“不好意思,这里,有百合花卖么?”





熟悉的声音让耕太张贴公告的手顿住了,白纸从手指间滑落,轻落在地面上,依旧湿润的地面将纸张浸湿。耕太红着眼眶,缓缓转身,许久不见的笑容又重新浮现在耕太的脸上,他对着眼前穿着西装革履的人说到,

“是的!有的!请您稍等。”









“耕太,我回来了。”

————————————————————————————

谢谢观看。

其实我是控制不住写成了be的。

然而今天是520,所以不是很舍得虐我的cp(哭泣)

于是还是扭转了一下写成了He。

耕太花店里的百合花一直都有哦,只是想卖给的那个人已经不在了,于是就放弃了。

【影鲛】一个随手的脑洞

最近又开始听世难的OST,

听着音乐就能想起虾饺可爱的小表情还有语气。

然后就很想再看一次世难了www

                                                                                        

“非常的抱歉,在下晚了来接您,是在下的失职。”

“哼!再这样下去,你可是会被开除的!影山!”

“是,社长非常抱歉,在下保证不会再犯了。”

“走吧!影山!”

今天的鲛岛零治有点委屈,因为被公司新来的员工柴山美咲总是说自己不宽待下属,明明自己对下属就很好嘛,下属还每天给自己问好,不过自己没有怎么回应过就是了。。。

在回家的路上,鲛岛零治一句话都不说,影山从车的倒后镜看到自己可爱的社长涂着润唇膏的小嘴一直撅着,交叠着双手在胸前,一脸不开心的样子,就开口问道,

“社长,怎么了么?”

“没什么!都是那个笨蛋女人的错!总有一天我会解雇她!”

影山笑了笑,又继续问道,

“社长,好像最近经常提到柴山さん呢?是有点在意她么?”

“谁在意她啊!那个笨女人!影山你开车就开车,别说话!”

影山眼神暗了暗,沉默不说话,看向正前方。

不一会,就到达了鲛岛零治的家,影山拉开车门,下车快步走到鲛岛零治坐着的一侧,拉开车门,微微弯腰,手遮在零治的头上,防止他撞到,鲛岛零治下了车,影山将车钥匙交给其他人,跟在鲛岛零治身后进入了屋子里面,并顺手将门带上。

鲛岛零治越想越气愤,一屁股坐在屋里面的沙发上,

“人一旦犯错,就是不应该原谅的!我的酒店可是要成为世界第一的!怎么能够容许有错误!还有!在健身房,那个女人还说什么做完运动要喝牛奶,简直就是荒诞!我可是大人了!”

“的确如此,不过,社长要不要试一下呢,运动完之后喝牛奶,试过如果是不好的话,就更有理由去反驳柴山さん了”,影山看着沙发上的零治气鼓鼓的侧脸,忍住上去咬一口的冲动讲到。

鲛岛零治听到这句话突然抬头,赞赏地看着影山,

“这个提议不错!可以啊影山!这样我就能彻底地让那个女人信服了!”

“谢谢您的夸奖,”影山欠了欠身。

“所以要怎么做?在家里买台跑步机么?不太好啊,放在这里,或者是买个杠铃?还是。。。。唔!!”

影山捧住鲛岛零治的脸,深深地吻了上去,感受到零治快缺氧的时候,影山微微松开他的唇,在他的脸上咬了一口,看着鲛岛零治脸红的样子,打断了他的嗔怒,


“接下来,就交给在下就可以了,零治さん。”

                                                                                          

其实影山和虾饺是在一起的!

想写影山因为虾饺老是提起美咲而吃醋,然后把虾饺吃干抹净的故事!

写完果然还是感觉不太能写出那种感觉orz

【影耕】所谓日常

我来写小甜饼了!

果然还是很喜欢这对西皮!

执事和厨师什么的最可爱了!

——————————————————————————————

“影山,今天的晚餐是什么?”

“回大小姐的话,今天是主菜是法国的鹅肝酱煎鲜贝,汤是法式洋葱汤,餐后甜点是Liberté的薰衣草酸奶。”

“唉~听起来很好吃的样子。”

“请容在下去厨房确认一下菜品的准备情况。”

影山欠了欠身,推开大门,前往厨房。

走近厨房,看着厨房里面那人忙碌的身影,影山笑了笑,走到厨房敲了敲门。

“はい!请稍等,已经快好了!”

耕太正在进行最后的摆盘,也没有转身看来的是谁。影山走进厨房,双手环上耕太的腰,将头靠在耕太的肩上。

“啊!影山さん!吓到我了!”

耕太吓了一跳,感受后面的人熟悉的气息之后紧张的身体才放松下来。

“晚餐准备好了么?”

“最后的摆盘了,再几分钟就可以了。”

“嗯,好的。”

影山就这样抱着耕太,看着耕太骨节分明的手摆放着各种花瓣,用小刻刀在胡萝卜块上雕刻着花样。

“耕太好厉害啊。”

“不不不,这没什么厉害的,影山さん才是厉害,能够面面俱到地照顾着大小姐,还让我获得了这份工作。”

“那是因为耕太自己手艺好,大小姐喜欢才可以。”

“我们还是不要再相互夸奖了fufu~好了,做好了!”感觉再被影山夸下去脸就要飞红的耕太赶紧转移话题,拍了拍影山搂在自己腰间的手示意他放开,影山松开搂着耕太的手,帮耕太将一道道菜盖上盖子放到餐车上,准备将晚餐推去餐厅。

走到厨房门口,影山转身对耕太笑着说到,“辛苦了耕太”,耕太笑了笑,脸上红了红,“影山さん快去吧,别让大小姐饿了。”影山点了点头,推着餐车离开了厨房。

在等大小姐睡下,打点好明天的安排和确认好宅子的警备工作之后,影山回到房间,打开房门就看到耕太蜷缩着在单人沙发上睡着了,影山微微扬起嘴角,轻轻地走了过去,端详了一会眼前人温柔的睡颜,拍了拍耕太的肩膀,耕太动了一下,迷迷糊糊地抬起头,半眯着眼睛看着眼前的人,

“耕太,不是让你不用等我先睡了么,今天这么早起来准备这么辛苦,早点休息。”

“我想等影山さん回来再睡。”耕太用粘粘糊糊地声音说到。

过了一会耕太醒了醒,伸出手轻轻摘下影山的眼镜,双手捧着影山的脸,将唇轻轻地印在影山的额头,

“影山さん,辛苦了fufu~今天大小姐觉得晚餐怎么样?”
“大小姐说非常的好吃,果然最喜欢吃耕太做的菜了。”

影山一边回复着耕太,将左手抱起耕太的双腿,右手托着他的腰,将他轻轻抱起,转身走到身后的双人床上,将耕太放下,给他盖好被子,自己脱下穿了一天的西服,钻进被子里面。耕太动了动身子,将头靠在影山的怀里,影山搂过耕太的腰,低头在耕太的嘴上亲了一下,

“晚安,耕太。”

“晚安,影山さん。”

End

【影耕】Un Temps Radieux

求。。。求大家轻拍!!!

是个BE

我今天散步的时候想到了的一个画面让我特别想写这一对。。。

                                                                                      


“富士冈先生,在下打扰了。”

“fufu~不是说过了嘛,影山さん叫我耕太就可以了。”

“はい,耕太。”


影山第一次遇到耕太,是在一次陪大小姐来医院的时候,那个时候的耕太穿着浅蓝色的病号服,一个人坐在医院巨大的落地玻璃窗前,在温暖的阳光下,闭着眼睛小憩着。他叫富士冈耕太,患病恶性淋巴肿瘤。


“影山さん的朋友现在怎么样了?”

“谢谢您的关心,大小姐已经痊愈退院了,虽然只是小小的感冒,但也不能轻视啊。”

“是的呢,真好啊,我也想退院,想去外面看看呢。”


那个时候的耕太,痊愈率还有80%。


影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耕太所吸引,大概是因为他身上有自己所没有的那份宁静,和耕太在一起,总会觉得莫名的安心,所有的杂事都可以被抛诸脑后。


每次影山去探望耕太,都会给耕太带上一束小雏菊放在病房里面,一是耕太做化疗的副作用之后会呕吐,闻着花香会舒服一点,二是影山觉得耕太和雏菊的花语很符合,纯洁与天真。


“影山さん的朋友已经退院了怎么还经常来医院呢?医院可不是个好地方哦。”

“因为在下想和富士冈....啊不对,想和耕太成为朋友,作为朋友来看望朋友也是应该的。”

“はい,影山さん。”


说完影山就把带来的雏菊放进耕太床头的花瓶里面,拉开窗帘,让温暖的阳光照进了耕太的病房,耕太被病魔折磨的苍白的脸色,也因为温暖的阳光而恢复了一点润红。


偶尔影山因为跟随大小姐外出无法来探望耕太的时候,就会和耕太通过手机进行联系,有的时候的回信是下午,有的时候是一大早,有的时候是深夜。但无论什么时候,影山都会第一时间回复耕太,因为这个时候的耕太是因为副作用太过厉害导致无法入眠。


Mail:【影山さん你好,我是耕太,最近做了骨髓移植手术,是姐姐的骨髓哦。医生说这几天我的病情好转了很多,如果过几天没有什么问题的话,我就可以暂时出院了,看来说不定我是那40%的人呢。】


影山看着这条短信,笑了笑,宝生丽子坐在一旁吃着东西,看见影山的笑容,笑出了声,“影山,原来你还会这样笑啊”,影山把手机收起来,抬头对着宝生丽子说,“恕在下直言,大小姐您是觉得东西不好吃么?那么美味的佳肴前面您居然还有时间开玩笑。”言下之意就是,这么多吃的还堵不住你的嘴么。


耕太出院之后,影山也不时地去耕太的家看望他,他和耕太,带着BON,走在林荫小路上,耕太时不时会和影山讲起他小时候在这附近曾经发生过的糗事,爬树的时候不小心从树上掉了下来,或者是摘到桃子之后被BON扑倒弄了一身脏,影山这个时候总是会静静地听着,时不时回应几句。


有一次散步的时候,耕太转头轻轻地笑着对影山说到,“其实我觉得影山さん不戴眼镜也挺好看的”,影山愣了愣,笑着回应到,“那不戴眼镜的我和戴眼镜的我,耕太更喜欢哪一个?”耕太吐了吐舌头说:“两个都好。”


再到后来将耕太送到家门口的时候,耕太总会走上前来踮一下脚抱住影山,影山轻轻地回抱耕太,耕太总会轻声地说道,“回去的路上注意安全”,影山也总会回答到,“好的,耕太做的甜点我一定按时吃。”然后松开怀抱,坐上车,耕太总会在目送影山的车离开之后,再转身进屋。


这一天,影山突然接到了耕太家里人的电话,说耕太病情复发了,又一次进了医院,如果影山さん有时间的话,就来探望一下耕太吧。听到耕太出事的消息,影山顾不上整理衣服,快速的赶到了耕太的病房。


“耕太!”影山赶到耕太的病床边。


晚上耕太的家人已经回去了,只剩耕太一个人在病房里面,治疗后的虚弱让耕太几乎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下午治疗后刚刚睡醒的耕太,精神稍微好转一点,看见影山一脸担心的表情,扯起了一个苍白的笑容有气无力地说道,


“对不起,影山さん,只剩下20%都不到了”,然后流下了在家人面前不敢流下的眼泪,影山抱着耕太,轻声地说,“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


Mail:【今天天气很好呢,阳光也很温暖,可惜我没办法下床,就拜托信夫くん帮我拉开窗帘,不知道影山さん那里是不是也有这么温暖的阳光呢。】


Mail:【今天妈妈给我做了茶碗蒸,我一口就把上面的虾仁给吃掉了,茶碗蒸还是妈妈做的最好吃,有机会影山さん来的话,我让妈妈也给你带一份吧。】


......


Mail:【影山さん,我决定了,我,放弃化疗了。】


影山赶到耕太家里,看见耕太躺在病床上,医生刚刚给耕太检查完,向耕太的家里人告辞,影山向医生欠了欠身,快步走到耕太床前,看着耕太,耕太开口小声说到,


“影山さん,因为我,大家都太辛苦了。”


耕太在那之后,在镇痛剂的帮助下,每天都有几个小时的时间能够下床活动,做自己以前喜欢做的料理,抱着BON在家的院子里面晒太阳,耕太喜欢阳光,所以就把床安置离客厅窗口最近的地方,这样耕太醒过来就可以第一时间感受到阳光的温暖。


耕太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离开的。


影山在接到耕太去世的消息的时候正在跟着宝生丽子在游轮上,硬撑着回到房间的影山,靠着房门滑到在地,双手盖着眼睛,隐隐流泪。


耕太的葬礼选在了一个晴空万里的日子,影山抱着耕太最喜欢的雏菊放在他的墓前,看着墓碑上那个熟悉的笑容,影山说到,


“耕太,你知道么,雏菊其实还有另一层花语,那就是深藏在心底里的爱。”


END.

【领耕】无题(R)

一个车

车技不好,新手上路

注意安全

我居然开了领耕的车

【链接见评论】

【影成】令行禁止

第。。。第一次开车


我尽力了。。。。


快把影山憋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走链接


憋他!

【领耕】カタオモイ じゃないよ

       私设有,ooc

       就很想写写一直以为自己是单箭头结果最后发现是双箭头的故事w

       可以接受的话,请往下

                                                                                                                    


       仍带着寒意的冬末,又是一年成人礼。


       和领约好了八点半见一起出发的耕太差点睡过了时间,急急忙忙的爬起来,在妈妈和姐姐的帮助下,手忙脚乱地穿上自己的和服,“啊!要迟到了,快要到和领约好的时间了!”“是耕太自己赖床不起来的,姐姐和妈妈我都叫了好几次了,唉!腰带还没弄好!别忘了围巾,别着凉了!”在妈妈大声地叮嘱下,耕太急急忙忙地跑出家门,和服限制了跑动的幅度,尽管如此,耕太还是快步走向和领约好的车站。


       “不好意思!领!我迟到了!”

       领看着气喘吁吁的耕太笑着说,

       “没关系,别着急,我们赶上了!先喘口气”

       一边摸着耕太的后背给他顺气。


       拿着车票,领和耕太登上了前往神社的车,路程不远不近,坐在车上的耕太看着窗外不断变化的景色,领坐在耕太旁边的座位上,翻看着自己手上的书,耕太看累了之后,侧头看向身旁的人,“领真的是很努力啊,这个时候还在看书,妈妈在家老是说我不学习不看书,我就是看不进去嘛,明明做料理更有趣来着”,也不管身边的人有没有在听,耕太自己小小声地在那里说着。领听到之后轻轻把书合上,看着身旁的人有点因为生气而鼓起来可爱的侧脸,笑了笑,“那耕太以后做料理人好了,这样既可以赚钱,也可以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说完刚好到站了,领拍了拍耕太的肩膀,“耕太,下车了。”


      到了之后,已经是人山人海了,领看到了自己朋友们,就上前去打招呼,耕太就跟在领的身后,遇见也是自己认识的人就稍稍打个招呼,看着领的背影,耕太低头有点苦恼地叹了口气,又再一次笑起来去和别人打招呼。


       是的,富士冈耕太喜欢成濑领,简单来说是,单恋。

       一直以亲友的身份待在领的身边,自己私下却喜欢着他,不知道被领知道的话自己还能和他做朋友么,大概是不可能吧,但是,下个月领就要去东京的事务所实习了,以后要见怕是难了,想到这里,耕太又坚定了自己的决心,今天成人礼之后一定要和领说出自己内心的话,不管结果如何。


       结果就是,一天都找不到机会开口。


       由于耕太虽然是今天参加成人礼,但是依旧未满20岁,所以还不能喝酒,他一个人点了杯乌龙茶,闷闷地坐在领的旁边,看着大家喝着啤酒,高声阔谈自己20岁之后要做什么,领看着自己的朋友们,和平常一样,在一旁静静地坐着看着他们打闹,时不时插一句嘴,余光时不时扫过身边的人,看他一个人坐在那里不说话,就凑到耕太的耳边问他,“耕太?没事吧?如果你想回去的话。。。。”耕太被突然凑过来的领吓了一跳,突然大声地说,“没。。没关系!”然后耳朵染上了红晕,心跳加速跳动,耳边有着刚刚领在耳边说话的时候吹出的气息拂过的感觉。


       庆祝会结束了,领和耕太两个人走在前往车站的路上,月光和路灯同时照亮了两人前进的路,微风轻轻迎面吹来,吹起了两人的刘海和衣袖。


       一直低着头不说话的耕太,抬头看看不远处就要到的车站,停住了脚步,领听到了旁边的人停下的脚步声,转身问到,“耕太,怎么了?”耕太看着领的眼睛,这个人的眼睛中一直都是这样透露温柔,如果自己说出来了,这样的温柔,还会属于自己么?


       见耕太不回话,领又问了一次,“怎么了耕太?不舒服么?”耕太仿佛下了决心一样,深吸一口气,看着领,说出了在他内心很久的那句话,








       “领,我,喜欢你。不是朋友之间的那种,是恋人的那种。”


       说完耕太就低着头,等着面前的人的回应,从一趟车的到达等到了出发,没有听到面前的人的回复,耕太心想着,果然没办法被接受么,想着泪水就涌上了眼眶。突然,听到了对面那人的声音想起,


       “今天,耕太就是在烦恼这个事情么?”


       耕太抬起头,带着湿湿的眼眶,看着眼前的人,领看着耕太,用一如既往的温柔笑着看着他,耕太点点头,不是很明白面前的人的意思。






       “我,成濑领,也喜欢富士冈耕太哦。”


       耕太呆住了,领在月光下被勾画出了好看的轮廓,时间仿佛在两个人之间静止了。过了好一会,耕太反应过来,


       “我,不是单恋?”

       “そう、カタオモイじゃないよ”


       眼泪涌出耕太的眼眶,耕太笑着奔向领,扑向领,领抱住耕太,耕太不敢相信的又说了一次,“领,喜欢我?”


       领笑着揉了揉耕太的头毛点头说到,“恩,耕太看,今天的月亮很美。”

                                                                                                                    


感谢观看,不过蹄子没有试过暗恋可能不太能写出那种苦恼和喜悦的转换w

欢迎指导w

【领耕】毕业照

今天我去和一个同校的蓝担亲友拍毕业照了,又碰上周六,每个人都是拖家带口,人山人海,还出大太阳,热的要昏古七了😂

不过最后还是成功汇合找到人了,拿着阿智的大扇和Arashi的团扇合影了ww

祝我亲友毕业快乐!!找到份好工作啦!!

不啰嗦了,进入正文w

——————————————————————————————

“靠近一点!不好意思你挡住了!”

“光线不是很够啊,那边又太晒了。”

今天是大学毕业生拍毕业照的日子,虽然烈日当头,大家都大汗淋漓,但依旧脸上洋溢着微笑,拉着亲朋好友,和校园的每一个角落合影留念。大学毕业,意味着大家要各奔前程,以后能不能聚齐相见都很难说了。

成濑领是这一届的应届毕业生,今天的他里面穿着白色的衬衫,打着深蓝色的领带,穿着修长的黑西裤,外面套着学士服,站在排队拍集体毕业照的队伍当中。他一边和同学有一下没一下地搭着话,一边时不时地看一下周围,好像在等着谁。

“领!快点接电话!耕太打电话给你了!领!……”一阵电话铃声响了起来。领拿出电话,看着来电显示写着“耕太”,笑了笑,点开接听键,

“喂?耕太?”

“对不起啊领,人太多了到处都是人我找不到你了!”电话那头是耕太着急的声音。

脑海中浮现耕太现在有点着急的走来走去的身影,领不由自主地笑起来。

“不要着急,还没有到我拍集体照,你现在在哪里,站在那里别动,我来找你。”领说到。

今天一大早耕太听着自己昨晚调好的闹钟醒了过来,因为今天是成濑领拍毕业照的日子,虽然他们不是同一个学院的,但是作为刚刚成为领的恋人的耕太,将这件事情看的无比的重要,领和他说不来也没关系的,耕太立马严肃地和领说,人一生只有一次毕业照!领的我一定要去!

今天艳阳高照,平时不容易出汗的耕太在人群中也额头上都是汗,衣服背面也湿透了,和领打完电话之后,耕太进入了附近的一栋行政楼,在里面吹着空调,看着门口,生怕错过领。

15分钟左右,领拍完了集体照,拒绝好几个同学们一起合影的邀请,紧赶慢赶的来到了耕太所在的行政楼,看到耕太一个手一个劲儿的扇风,另一只手捧着花,领笑了起来,看了一会儿,朝着耕太喊了一声,

“耕太!这里哦!”

耕太听见声音立刻抬起了头,一扫刚刚在人群中被挤的疲惫,马上笑了起来,朝着领挥手,

“领!”

朝着领走过去,走到他面前,把花递给面前的人,开口说到,

“领,恭喜毕业!!”

领接过花,温柔地看着耕太说到,

“谢谢!”顺手揉了揉耕太的头毛。

领牵过耕太的手,和耕太说到,“我们去拍照吧”,耕太点头说,“好啊!”于是领就带着耕太和自己的同学还有老师们一起合影,当别人问起耕太和领的关系的时候,领就举起他和耕太紧紧牵着的手,说到:“就是这种关系啦。”耕太又是会扑哧一下笑出声。

等到快接近5点的时候,太阳已经要下山了,远处的夕阳像火焰一般,仿佛在给毕业生们庆祝一样。

结束了忙碌的拍照时间,一度人山人海的操场也恢复了以往的宁静,零零散散的几个毕业生还在和自己的亲友合影,纪念自己青春的日子。领和耕太牵着手,走在校园的林荫小道上,远离了喧闹的人群,两个人相对无言的走着。

“领……”

“嗯?”

“领毕业了,会很忙吧。”

“大概吧”,领转头看着恋人的侧脸,夕阳下恋人的侧脸轮廓若隐若现,领读懂了耕太脸上的表情,抓紧了一下耕太的手,停住了脚步,耕太回头看着领,两人相互看着对方的眼睛中自己的模样,耕太有点欲言又止地说到,“明年的毕业照,领会来么?”领看着自家恋人温柔的眉眼,“来,耕太的毕业照这么重要怎么可以不来。”耕太开心地点了点头,打算拉着领的手继续向前走。

领拉住耕太一只手,耕太回头看着领问到,“领,怎么了?”领沉默了一会儿,弯起嘴角看着耕太,开口说到,

“耕太,搬来和我一起住吧。”

“……嗯!”

——————————————————————————————

感谢观看。

【领耕】星期三的广播

写到后半部分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越写越觉得玛丽苏orz

ooc有,私设有

其实我也是一个声控,所以才会这么喜欢阿智吧

——————————————————————————————

       “大家中午好,我是成濑……”广播里传来了一个温柔好听的男声。

        又是一个星期三。

        今天的耕太和往常一样,拒绝了同学去天台吃午饭的邀请,留在了课室吃着自己昨天晚上做好的便当,听广播。

        耕太一周七天除了周末最喜欢的就是星期三了。因为星期三,可以听到成濑同学的广播。

        原因要从耕太入学那天说起。

        富士冈耕太,今年的高中一年级新生。

        开学这一天,耕太穿着略大的学生制服,沿着人行道走向学校,淹没在上学大军中的耕太有个小小的愿望,希望自己能够安安静静地度过高中三年,然后潜心研究菜谱,不久之后开一家自己的小吃店,经营着自己的小生活。

        在人群中被一推一撞的耕太在走到学校门口的时候,不小心被后面的人撞了一下,重心不稳,向前一扑,要看就要摔地上了,没想到有人抓住了自己的手臂,将他扶了起来,一个好听的男声在耳边响起:“你没事吧?”耕太见没有自己想象中摔在地上的疼痛,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就低头急急忙忙地说了声没事谢谢,然后朝着自己教室所在的楼层走去。

        座位在教室后面的角落,放下了和大家一样的书包,拿出教科书,坐在座位上的耕太开始发呆。枯燥的班会课,难懂的物理课,深奥的数学课,慢慢地耕太有点犯困了,他揉了揉眼睛,看了一下讲台上讲的激情洋溢的物理老师,感叹了一下一把年纪还精力旺盛真是不容易,就用书本挡着脸开始打哈欠,慢慢的就睡着了。也不知过了多久,耕太醒过来发现已经到了中午了,正拿着便当打算找个没什么人的地方吃东西的时候,耕太听到了一个声音,

        “大家中午好,我是成濑,今天是新生入学的第一天,希望新入学的同学们能够在学校开始愉快的学习生活……”

        耕太想了一下,这个声音,有点耳熟啊,这不就是今天在校门口扶了自己一把的那个人的声音么,还没有好好感谢一下他就匆匆跑开了呢,原来他是广播站的一员啊……想着想着耕太就拿着自己的便当回到座位上,一边听着广播一边吃了起来。

        开学连续两周,由于不是很熟悉校园而且和同学还不是很熟悉,耕太都是在教室吃的午餐,他发现广播里面那个人只是自我介绍叫“成濑”,只在周三负责广播,负责的内容是总结一周的国内国际时事,最重要的是,他的声音很好听

        慢慢地耕太就喜欢上了星期三,他虽然听不是很明白那些时事评论什么的,但是他很喜欢听成濑的声音,感觉再郁闷的心情都会像雨后的天空一样放晴。

        半个学期之后的某一天,还处于只知道那个周三的广播员姓“成濑”的耕太,在听旁边女生聊天的时候听到了关于他的事情。

        “你们知道么,2年A班的成濑领くん,就是那个声音更好听的广播员,其实本人也超级帅的!”

        “真的么?想看!!”

        “不给!你自己去2年A班看嘛!”

          耕太一边假装在认真吃便当,一边偷听,原来他叫“成濑领”,声音这么好听,人一定很好看吧,不过想这样的人,一定是令人注目的很优秀的人,不太可能和不起眼的自己成为朋友吧,这样想着的耕太又慢慢地平复了下来,专心地吃起了便当。

        重复着上学放学每周三在教室吃饭听广播的生活,某个周三上午被叫去办公室面评作业的耕太走在回教室的路上,恰巧经过正在准备广播的播音室,从小窗看进去,看到一个很清秀的男生,稍长的额发盖住了一点眉毛,微长的发尾不时蹭过后颈,正在和部员认真校对着今天放送的稿子。耕太心想,那就是成濑同学吧,真的很好看呢。突然成濑领抬头,和门外的富士冈耕太对视上,耕太急忙转移视线,小步跑回了宿舍,没有看到门内的那个人,微微扬起的嘴角。

        成濑领是知道富士冈耕太的,耕太班上一个熟人告诉他的,说他们班有一个男生,每逢周三中午一定会坐在教室里面听广播,还要一边听一边时不时fufufu地笑。直到那天路过耕太的教室,才发现原来他是开学那天自己扶住的人。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校园祭。

        平日里书声琅琅的校园如今无比的热闹,有人扎起头带做着章鱼小丸子,有人在舞台上唱歌跳舞,操场上都是学生,人挤人,大家都满头大汗。

        耕太一向不太习惯参加这么热闹的活动,于是就打算收拾一下东西,去天台看看书,然后早点回家。他拿着自己最近在看的西点食谱书,慢悠悠地走到顶楼,推开了天台的门,却发现里面已经有人了。

        背对着耕太的那个人转身,耕太适应了强烈的太阳光之后仔细一看,发现居然是成濑领,心扑通地跳了一下之后打算转身离开,成濑领开口说到:“富士冈同学也不喜欢参加校园祭么?”耕太沉浸了一下在对方的声音里面,连忙转身回答道:“啊!并不是,只是……不是很习惯吵闹的地方……”,耕太反应过来看向成濑领,“成濑君为什么会知道我的……”

        一阵微风吹过,吹动了一下成濑的刘海,他扬起了嘴角,温柔的目光看着耕太,用耕太最喜欢的声音说到,

       “一直都知道哦,耕太,和我成为朋友吧。”

————————————————————————————————

感谢观看。

其实就是想写校园日常,但是感觉还是写成了玛丽苏日常,脑洞怎么写出来就怪怪的呢[哭泣]。

【领耕】Attendu

       “对不起,耕太。”

      这是成濑领留给耕太的最后一封信上的最后一句话。

      今天是成濑领消失在耕太生活中的第100天,也是那件事发生之后的第100天,警察接到报警电话之后赶到现场,发现成濑领已经消失了,留下的只有一摊已经变得深红的血迹和一个已经被踩坏的口琴。天使律师成濑领,彻底消失在人们的视线当中,曾经一度引起社会哗然的复仇事件,也因当事人芹泽直人强烈要求不追究而慢慢沉寂下来。

      耕太并不是没有找过领。他曾经尝试过跑去他的事务所找他,回应他的只有冷冷清清的长廊和空无一人的办公室。跑去找领的姐姐成濑真纪子,她默默地从自己的枕头底下拿出那件事发生之前领寄存在她这里的信,她和耕太说,当时领和她说,如果耕太再来看望她,请将这封信交给耕太,她问领为什么不亲自交给耕太的时候,领一句话都没有解释,只是留下了一句拜托了,就离开了。

      “领,你到底去哪里了……”

      耕太蜷缩在他和领一起相拥入眠的那张柔软的双人床上面,他紧紧地揪着被子,盖住自己的脸,猛地呼吸着被子上的味道,仿佛还能够闻到上面成濑领的味道,然而100天过去,味道早已飘散在空气当中,随风飘去。

      成濑领离开的日子,耕太起初是非常的不适应的,打开家门说我回来了的时候,回应他的只有一片黑暗的房间。做饭的时候总会不自觉的做多一份,等放好餐具之后才发现对面那个人已经不在,满满地失落感充斥着耕太的心,难过的情绪让面前看起来相当美味的食物黯然失色。

      今天是耕太和领相识的三周年纪念日,耕太提早收拾好桌子和厨房,拉下了小吃店的闸门。小吃店是耕太用自己的积蓄盘下来的店面,当初痊愈出院之后,耕太就提出与其宅在家,不如去找点工作做吧,总是赖着在领家里很过意不去。领拗不过耕太,就说不如自己开个小吃店,毕竟开店是耕太一直以来的梦想。起初领说店面的钱由他来出,但是耕太坚决反对,一脸严肃地说这是自己的店所以由自己来出,领无奈地看着他,只能点头说好。耕太还和领开玩笑说,这是我开的店,所以领来吃饭也要给钱哦!领温柔地笑着说到,好的,富士冈老板。

      伴随着天边渐渐暗下消失的夕阳和雨后空气中百合花的清香,耕太慢悠悠地走在雨后湿漉漉的路上,手上捧着一束刚刚经过花店买的一束百合花,看着沿途的风景,耕太微微笑着小声说到,领,今天的风景依旧是那么美哦,真的很想和你说说看呢。

     走到家已经是晚上6点,耕太用钥匙打开门,依旧是一片黑暗的房子,可当他的视线转到领的书房的时候,发现里面透着淡淡的黄色的灯光,耕太一边疑惑着自己是不是忘记关灯了一边走向书房,他拧开门把手,轻轻地推开房门,抬头,却看见了那个他朝思暮想的人。百合花从耕太的手里滑落,啪的一声落在了地上,脸上滑下一滴滴的泪水。那人听见响声,慢慢转过头来,脸上扬起耕太熟悉的笑容,轻声地说到,

     “耕太,让你久等了,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真中友雄さん。”

———————————————————————————————————

我是蹄子,第一次写文就写了自己最喜欢的领耕,感觉有点惶恐。不知道这个结局能不能看得懂是什么意思,稍微解释一下。

成濑领最后舍弃掉了成濑领的身份,让成濑领的死亡成为一个事实,芹泽家为了继续掩盖当年的事实,动用了本家的权利,让成濑领重新用回真中友雄的身份,对于成濑领来说就是做回他自己。

不知道有没有bug……欢迎大家指正😂谢谢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