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濑蹄子


山コンビ
大野智💙

【影成】反正就是che(R)

>>恩....为车而车.....


>>顺序有点乱....


>>写到精神恍惚.....


>>OOC!!OOC!!OOC!!


————————————————————


       成濑领失忆了。

 


      “您终于醒过来了,领”,穿着一身燕尾服的男人无声息地打开房门,站在那里微微鞠了一躬说到。

 


       成濑领慢慢坐起了身,打量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服,洁净纯白的短袖,黑色的短裤,成濑领用手轻轻搭在自己侧腹微微疼痛的伤口上。微微摇了一下头轻甩一下长的有点扎眼的刘海。

 


       身着燕尾服的男人三步并作两步地走到他的床前,手搭在领微凉的手上,带着他的手轻轻揉着伤口,“这里还疼么,领?”

 


       成濑领看着眼前这人好看的眉眼,似熟悉又陌生,疑惑与迷茫同时萦绕在心头,开口问道,“不好意思...我的名字是...领么?请问...你是谁?”一丝诧异闪过男人的眼睛,微微一怔,那人又重新扬起笑容说到,“是的,您的名字叫成濑领,在下是宝生家的执事,蔽姓影山。”

 


       虽说着话,但影山的手一直没有放开,保持着相同的力度揉按着伤口,领皱了皱眉,像是想回忆起之前的记忆,他用另外一只手揉了揉太阳穴,对影山露出了歉意的笑容:“对不起,影山先生,我...什么都记不来了...”

 


       影山看着眼前的人对他露出了从未见过的美好而又真实的笑颜,虽然脸上充满着歉意,但至少面前的这个成濑领是真实的,不像以前,背负着仇恨,每一天都徘徊在善良与罪恶的边缘,想要爬起来,却又被推下了无底的深渊。

 


       那日,影山赶在警察面前赶到现场,奄奄一息的成濑领就这样靠在芹泽直人的肩上,胸口只能微微看见起伏,血早已渗透了西服衬衫流到了地上。影山一步步地走近,你的内心已经对这个世界没有留恋了么,原来在你的心里面,我始终都没有位置么,如果是这样,那我不能让你离开,你要活着,作为属于我的成濑领而活着。

 


       成濑领见影山沉默着,于是又慢慢开口问道,“影山先生,我以前...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们是...什么关系呢?”

 


       “成濑领,被称为天使律师,有属于自己的事务所,喜欢喝黑咖啡不加糖,喜欢吃小饼干,衣橱里面除了西服还是西服,冰箱里面只有矿泉水,不定时吃饭,是影山的...我的恋人。”

 


       “恋...人?”

 


       “恩,是的”,影山一边回应,一边抚上成濑领的脸颊,手指轻轻滑过他的眼角,成濑领的眼睛很好看,想鱼尾一样的眼尾,略带分叉,笑起来的时候会向上弯曲,传达出主人的喜悦,“只属于我的,恋人”,说完影山凑上前轻轻地吻上了成濑领的眼睛。

 


       成濑领闭着眼,眼皮微微颤抖,他并不讨厌这种感觉,虽然不熟悉,但也不陌生,尽管他不相信自己会拥有恋人,但眼前的这个人的一举一动都让成濑领觉得他说的都是真的。影山见成濑领并不反抗,便用手轻轻搂住他的腰,吻从眼睛转移到了成濑领的唇,一边亲吻一边用舌尖舔舐着领的嘴唇,轻的仿佛没有感觉但是又有点痒,慢慢地,影山开始加深这个人,舌尖从双唇间挤进,在成濑领的牙齿上拂拭,成濑领下意识的微微张口,影山的舌尖就闯了进来,顺利找到了成濑领的舌头,纠缠在一起。

 


       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的成濑领双手轻轻抵在影山的胸前,似是抗拒,“唔......呼吸......”成濑领感觉自己的腰间一软,整个人快要向后掉,急忙伸手圈在影山的脖子上,影山及时扶住了成濑领,感觉到眼前的人呼吸不过来了,便慢慢松开了唇,成濑领微微喘着气,脸颊的红晕直到耳根,影山看眼前微喘的成濑领,一眼扫过被自己吻的略红肿的嘴唇,微微一笑,开口说道,“对不起,领,让你难受了”,成濑领低下头,整理了一下呼吸和思绪,回应到,“没事,我们...是恋人。”





“既然领是我的恋人,那这样应该没问题吧。”





       一个月之后,我们的天使律师想起了所有的记忆之后,给我们的执事送了一卡车的红信封。


       END.


—————————————————————


真的只是为车而车,失忆了的软软的领哥实在太美味了


不由自主就......


可怜的执事


溜了溜了,睡觉去了,但愿不屏蔽。

评论(29)
热度(108)

© 成濑蹄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