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濑蹄子


山コンビ
大野智💙

【山组】Yellow Flicker Beat (6)

>>OOC,山组!是饥饿游戏结尾的延续,时间线定在50年后


>>必要的注释会补充在结尾


>>希望大家能提点意见,第一次尝试


>>能接受请往下


—————————————————————————


      伴随着嗒嗒嗒的、整齐划一的脚步声,许久不见的治安兵布满了所有的大街小巷。他们封住了每一条通向树林的小路,挡住了通向别的区的通关口。十一区的大街小巷传了各种各样的骂声,不明所以的十一区民众大声质问着治安兵的目的,反抗的人马上遭到了治安兵的殴打,不服的、反抗的、骂骂咧咧的都在南边传来一声枪声之后瞬间停止,所有的人,男女老少,都变得战战兢兢,有的紧紧抱着自己的孩子,有的用力牵着同行人的手,有的相互搀扶着,所有的人,都渐渐向政府广场聚集。

 


      “Nino,看来已经来不及了”,大野智一脸平静的看向门口的二宫和也。

 


      “可恶!”二宫和也狠狠地拍了一下木门,木门猛地一下被甩在墙上,“别生气,说不定只是发布之前事情的结果而已,万一是好事呢”,大野智轻声安慰道,“而且你这么大力,我会被房东太太骂的哦。”

 


      “你...你什么都不知道!到底会发生什么!”

 


      “好了,刚刚的枪声你也听到了,楼下人数之多你也看到,总之我们现在只有一个选择,我们没办法逃跑,我们只能去广场。”

 


      “Nino,O酱说的没错...我们还是...”

 


      “要你们教我!!走了!!”

 


      三人快步走下楼,悄无声息地融入了大街上的人群中,跟着人群缓缓地向广场移动,治安兵整齐划一的将枪平举于胸前,眼睛紧紧盯着每一个人,在有人想要反抗的时候立即做出反应——执行指令。

 


      大概过了一刻钟,人群渐渐集合完毕,耳边不断回响的广播也彻底停下,在治安兵的包围下,没有人敢出声,有的只是自己的鼻息声,哭闹的孩子被母亲紧紧地捂住了嘴,只能发出呜呜的哭泣声,他们都在等待,他们只能等待。

 


      一个人从政府大楼里面走出来,拿着扩音器,站在广场的中心,对着人群说,

 


      “接下来,将会由尊敬的总统阁下为我们讲话,全员静默!”

 


      话音落下,政府大楼上投影出了一个画面,新帕纳姆的国徽——嘲笑鸟,象征着浴火重生的帕纳姆,接着音乐响起,新任的女总统出现在了画面上。

 


      金黄色的头发,褐色的眼睛,明明顶着一副首都圈人的面相却出身第五区的总统,是新帕纳姆国成立以来的第一任通过民众普选出来的女总统,平民的出身,高贵的长相,游刃有余的话语,令人向往的主张,使所有人得以敬仰,她说人生来平等,说每个人都应该拥有一模一样的东西,没有生来高贵,让所有人都为之欢呼。

 


      “亲爱的新帕纳姆国的国民们,我是新帕纳姆的总统梅里,向新帕纳姆致敬”,她露出亲切的微笑讲到。

 


      “相信这一年以来,我和你们一样,都一直生活在忧虑之中”,她停顿了一下,表情露出一丝忧愁。

 


      “一年前,在十一区,发生了一次令人悲痛不已的事件”,画面上插播了十一区那次大爆炸惨案的画面,“我们原以为这只是一次令人遗憾的事故的时候,在离十一区不远的九区,一个月之后,也发生了同样的悲剧,我们又一次失去了很多敬爱的同胞们”,屏幕上播放了九区集市上大爆炸的录像。

 


      “在这之后,我们认为这两次的事件,并不是事故,而是有人故意为之的惨剧。于是在各位大臣及敬业的治安官的帮助下,我们试图找出事件的真相,以及始作俑者”,她握紧了拳头,伴随着各区爆炸录像的播放,昭示着她对始作俑者的痛恨和对真相的执着,“但是,我们获得的,只有一场又一场爆炸、一场又一场伤痛的回应,对于始作俑者,我们对他们是痛恨的,他们夺取了我们的至亲至爱,仿佛视我们为儿戏”,她略带悲愤的说到,“我们找不到他们,是因为他们无法见到光明!是因为他们在害怕正义的惩罚!而如今,我们已经将他们全数抓捕,等着我们尊敬的国民的审判!!”

 


      画面切至圆形广场,广场上的几个人跪在地上,双眼被蒙住,有的慌张的扭动着头,有的在挣扎捆着手的绳子,“画面右手边的人,叫西姆,来自十区,他告诉我们说因为他只能吃面包,而二区的人却能够吃蛋糕,于是在二区点燃了炸弹,这一切的一切,都来源于他们的贪婪,是贪婪夺走了你们的至亲!!”

 


      “杀了他们!杀了他们!”人群中爆发出一阵呼喊声。

 


      “在新帕纳姆的制度面前,所有人都是平等的,所有人获得东西是一样的,可他们无视平等,如此将他人的生命轻易地践踏,仅仅是为了他们的私欲与不满!这是我们所不能允许的!”她的神情突然平静,“相信敬爱的国民们,你们的心情一定和我一样,想将这些人绳之以法,那么,现在,在全国民众面前,我们将会对这些人就地执法!”

 


      画面传来子弹上膛的声音,“射击准备!预备!开枪!”

 


      “嘭!嘭!嘭!嘭!嘭!”五声枪声连番响起,跪在地上的五个人向后倒去。

 


      “好!”不知哪里传来的喝彩声,人群中响起了热烈的掌声,仿佛画面上只是一场华丽的演出,不知过了多久,掌声归于平静,总统又一次发声。

 


      “感谢我们精准的射击手,我们给他们最大的仁慈就是让他们没有痛苦的离开,去偿还他们所欠下的罪孽”,她弯了弯腰,以示自己的诚意,“他们想拥有更加富裕的生活并没有错,身为国民的一份子,希望政府能够给予更好的生活也没有错,因为新帕纳姆告诉我们,我们所有人都有追求更加美好的生活的权利,所有人追求事物的机会是平等的,无论是首都圈,还是各大区”,她正了正身子,拿开了桌子上的一张稿子,

 


      “因此,我与内阁以及各区代表商量最终决定,为了防止同类的事情再次发生,为了让大家能够有机会吃上‘蛋糕’,我们决定恢复每四年一届的饥饿游戏!胜者所在的大区将会获得其他大区连续四年不限量不限份额的资源上缴,期待胜者!!期待胜利!!这份幸运,会落在你们的大区么,我们一起期待,新帕纳姆万岁!敬爱的国民们,晚安。”

 


      冗长的演讲结束了,留下了一片寂静,接着开始有人窃窃私语,

 


      “饥饿游戏是什么?但是四年不愁吃喝,这也太好了!”

 


      “我听说50年前的饥饿游戏,胜者所在的大区不仅会被赠与无数的粮食,还能享受到首都圈一样的待遇。”

 


      “那也就是说,能够吃到好吃的糖果了?”



      纷纷攘攘的讨论声不绝于耳,赞扬与喜悦带着些许不安萦绕在空气当中。

 


      一直站在广场中央的人又一次拿起了扩音器,“本次拥有参加饥饿游戏资格的人为,所有12岁以上,80岁以下的人,人选我们将在不日后决定,这几日,将会实行宵禁,晚上九点之后,大街上凡是见到任何一个人,全部就地枪毙!现在!回到你们住的地方去!”


—————————————————————————


终于,把事情说出来了,对不起,这章还是没有翔哥哥,但是这章我觉得很重要很重要,所以卡了很久很久。


文力不够没办法把我想的描写出来。


50年之后的新帕纳姆国人什么都不知道,饥饿游戏对于他们来说只知道赢了之后可以尝到很好的“果实”。


他们认为参加的事情绝对落不到自己头上。


他们,只想着美好未来。


新总统的那段发言,我卡了整整一个半小时,因为这种煽动的文字,很难很难,怎么样逻辑的引出饥饿游戏的再次出现,让我很难受,概括一下意思就是“总统说,贪婪是引起连环爆炸的主要原因,但是贪婪是因为想要更好的生活,并没有错,因此国家提供了这么一个机会,让每个大区都有机会争取更好的生活”,大概是美其名曰吧。


今天的Live,阿智唱的真好听,期待现场的Song for you!!


评论(8)
热度(10)

© 成濑蹄子 | Powered by LOFTER